欢迎访问襄阳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网站!
动态公告您当前位置:动态公告

原以为疫情快要结束了,没想到真正可怕的终于来了……

发布时间:2020-07-10 16:19:22    访问次数:41   来源: 襄阳市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

原以为疫情快要结束了,可它带来的水深火热,才刚刚开始。


疫情还没结束,更坏的状况已经来了。


前几日,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(WFP)发布了一篇《2020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》。


报告里,有几个非常令人不安的数字:


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,今年,是60多年以来粮食供应最严峻的一年。


全世界,至少有8.21亿人在夜里饿着肚子睡觉。


将有2.5亿人遭遇粮食危机,比去年多了整整1亿3000万人。


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?


意味着——全球75亿人口,每30人中就可能有1人因饥饿活不过2020年。


用WFP经济学家阿里夫•侯赛因的话说:未来3个月内,全球每天会有30万人饿死。


这一次,联合国正式吹响了警告的哨声:


一场“圣经级别(biblical)”的大饥荒,正在将世界推向危险的边缘。


报告一出,我们才知道:


原以为疫情快要结束了,可它带来的水深火热,才刚刚开始。


01


先给大家简单解释一下疫情为什么会次生出粮食危机。


粮食自给,是一个国家的生命线。


但放眼全球,能将这条生命线攥在自己手中的国家,少之又少。


富裕的韩国、日本,粮食自给率长期不足40%。


贫瘠的非洲大陆,整体粮食自给率只有60%。


世界上大多数国家, 都要花钱买进口粮食,以填饱人民的肚子。


可疫情的蔓延,一方面让粮食大幅减产,出口国开始限制出口,粮价上涨。


另一方面,又让生产秩序中断,进口国财政缩水,无力支付。


于是,供不上、买不起,粮食缺口根本无法弥补。


犹记得两个多月前,张文宏教授就在担忧:


疫情次生灾害下的死亡人数,会远远超过疫情本身。


没想到,一语成谶。


很多国家已经被随之而来的粮荒压得几乎崩溃。


02


最苦的都是老百姓。


对他们来说,新冠病毒不是最可怕的死神,饥饿才是。


在非洲,仅3月末,米价就上涨了超过30%。


肯尼亚的一位单亲母亲,独自抚养8个孩子。


疫情在非洲爆发之后,她连口罩都买不起,更别说粮食。


8个孩子饿得哇哇大哭。


不得已,她只能把石头放在锅里煮,假装还有饭可做,希望孩子们在等饭的时候能踏实地睡着。


有人吃泥饼充饥。


矿洞里采出来的矿石磨成粉,和水混合,用纱布简单过滤。


滤出的泥浆摊成一张一张的面饼,晒干之后,就成了果腹的食物。


这种泥饼,吃多了会让人消化不良。


肚子越来越大,甚至因此死去。


可在饥饿面前,还有什么选择?


南苏丹地区,孩子们不知有多久没吃上饭,瘦得皮包骨头。


贫民窟居民,要么排队等着领救济粮。


要么变成了“秃鹫”,每天早早来到屠宰场,等着抢走没人要的动物内脏。


哪怕是牛肚子里还没成型的胚胎,都成了他们难得的美食。


印度同样处在阴影中。


疫情封锁之后,一切公共场所关闭。


穷人没了工作,没了收入。


饥饿面前,很多人只能在垃圾堆里找东西吃。


只要能生存下去,根本顾不上干不干净。


一辆运奶车发生事故,车上的牛奶打翻一地。


一个男人跑过来,跟一旁的流浪狗抢食物,小心翼翼地将牛奶用手捧舀进罐子里。


泰国曼谷,每天都有很多穷人聚在Lum pi ni公园。


只求有好心人来给他们发食物。


甚至直接写出标语请求施舍:“请给我一点饭吃。


尼日利亚,买不起食物的穷人上街哀嚎。


阿富汗,一边是小麦价格飞涨,一边是700万儿童正在挨饿。


叙利亚的人民,也只能依靠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救济过活。


还有伊拉克告急,需求进口100万吨小麦,25万吨大米;


印尼、菲律宾已经面临粮荒,储备粮最多只能撑6个月;


在刚果、委内瑞拉、南苏丹等地,全国人口的一半以上都在濒临饿死…


太多国家,还没来得及扛过疫情,就早已经步入至暗时刻。


03


电影《饥饿站台》里有句台词:“饥饿使人癫狂。”


在每个人都极度饥饿的情况下,整个社会又会发生什么?


被生活所迫的老百姓,别无选择,只能拼命挣扎想活下去。


结果,只会是无尽的暴力和混乱。


现实中,这种混乱每天都在上演。


新冠疫情次生出的粮食危机,已经在很多国家导致了更可怕的社会问题。


疫情下的厄瓜多尔,国家经济陷入萧条。


在一处码头,当海鲜运输船刚停靠,一大帮饥饿的难民冲了上来,哄抢海鲜。


肯尼亚首都的贫民窟,救济粮一出,几千人疯抢。


直接造成踩踏惨剧,2人死亡。


还有人选择更极端的方式。


菲律宾封锁后,首都马尼拉贫民窟的人们都在担心自己不会死于肺炎,而是死于饥饿。


他们走投无路,走上街头,开始大规模游行。


被逮捕之后,有人更加绝望地说:


“我们是因为饥饿而来求助的,我们没有收到食物、大米、杂货或现金,我们没有工作,该寻求谁的帮助?”


在孟加拉,饥饿的工人们因为收不到工资、买不到粮食,用砖头打砸自己的工厂,并放火烧了3辆摩托车和8辆自行车。


当地警察称,他们至少发射了25枚橡皮子弹,以驱散这些暴动的工人。


墨西哥更让人担忧。


很多农民为了多挣一点钱,开始给黑帮种大麻。


黑帮势力也得以越来越强大,跟政府叫板,更肆意横行。


单在4月19日一天,墨西哥黑帮创下了单日谋杀105人的全国新纪录。


而这离旧纪录(104人)的创造时间(4月4日),只过去了半个月。


不禁想起,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那场粮食危机。


当时,全球有几十万人被饿死,多个国家因此发生暴乱。


非洲,示威群众打警察,焚烧警车。


海地,人民全部涌上街头抗议。


接着,科特迪瓦,塞内加尔,埃及,菲律宾,印尼,秘鲁…非洲、拉丁美洲,一片动荡。


富足真的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。


若不是看了世界粮食计划署的那份报告,看了世界各国疫情之下的民生状况,查了各种数据资料。


我们也不会知道,病毒已经引起饥荒,饥荒引起了混乱,混乱引起了动荡。


一切好似蝴蝶效应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